粟奕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何太岁讲历史

粟奕
《晋书·列传三十九》记载:初,敦之举兵也,刘隗劝帝尽除诸王,司空导率群从诣阙请罪,值顗(字伯仁)将入,导呼顗谓曰:“伯仁,以百口累卿!”顗直入不顾。既见帝,言导忠诚,申救甚至,帝纳其言。顗喜饮酒,致醉而出。导犹在门,又呼顗。顗不与言,顾左右曰:“今年杀诸贼奴,取金印如斗大系肘。”既出,又上表明导,言甚切至。导不知救己,而甚衔之。敦既得志,问导曰:“周顗、戴若思南北之望,当登三司,无所疑也。”导不答。又曰:“若不三司,便应令仆邪?”又不答。敦曰:“若不尔,正当诛尔。”导又无言。导后料检中书故事,见顗表救己,殷勤款至。导执表流涕,悲不自胜,告其诸子曰:“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幽冥之中,负此良友!”

周伯仁,是河南汝南人,当时著名的大文豪陆机下江南的时候,就曾经遇到这哥们儿在水路上抢劫,不过这厮比较特立独行,站在胡床上指点江山,打劫全靠吼,陆机觉得他很有豪杰的气概,就劝他前往江南谋个出路。周伯仁所在的时代,隔壁老王家成为了司马家最仰仗的世族大家。而皇帝又不是三岁小孩儿,注定了不可能与别人分享天下,故而对着王家就是一套贴脸技能,打的老王家内领朝政的带头大哥王导都只能瑟瑟发抖。而王家这时候出了一个比较厉害的隔壁老王,叫王敦,这个人当时外掌军事,在当时是实打实的实权派。于是王敦一怒之下,带着小弟们就杀向了当时的首都建康。老司马怒不可遏,随即将老王家留在京城的子弟全数收割,一家老小全跪在宫门口。碰巧这时周伯仁路过这里,王导想起了伯仁当年枕在自己大腿上,两个人基情四射的岁月,便喊道“老周,俺们家这大大小小的都仰仗你了”。谁曾想,周伯仁目不斜视,趾高气傲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去。虽然王氏一族并未被诛杀,但王导心里也忘不了周伯仁那天的冷漠,说好地友情小船说翻就翻了。其实周伯仁入宫后向元帝进言,备言王导之忠君爱国,决不可错杀忠良。元帝也采纳了他的建议,他一高兴,又喝多了酒才出来。此时王导还跪在宫门口谢罪,看见周伯仁出来,又喊周伯仁的名字,周伯仁依旧不搭理他,加上可能又喝多了,只对左右说:“如今杀了这帮贼子,便可换个大官作作。”但出宫之后,周伯仁又上书朝廷,坚持说王导不可杀。而王导却不知情。而后王敦兵入建康,王氏一族重又得志。王敦问王导:“周顗(也就是周伯仁)、戴若思是人望所在,应当位列三司,这是肯定的了。”王导没吱声。王敦又说:“就算不列三司,也得作个仆射吧?”王导依旧不答。王敦说:“如果不能用他们,就只能杀了他们了。”王导还是不说话。大将军王敦这个人,从小也与周伯仁相识,却总是有点怕他。每次遇见周顗,都面热耳赤,即使是在寒冬腊月,也要用手作扇,扇风不止。这次王敦成功的打进了建康,也注定了伯仁要遭了秧。
不久,周伯仁和戴渊果然都被逮捕,路过太庙,周伯仁大声说到:“天地先帝之灵;贼臣王敦倾覆社稷,枉杀忠臣,陵虐天下,神祇有灵,当速杀敦,无令纵毒,以倾王室。”话音未落,左右差役便用戟戳其口,血流满地而周伯仁面不改色,神情自若,遂被杀,时年五十四岁。
王敦之乱平定后,王导浏览以前的宫中奏折,看到了周伯仁营救自己的折子,其中言辞恳切,殷勤备至。王导拿着这封奏折,痛哭流涕,悲不自胜。回来之后他对他的儿子们说:“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幽冥之中,负此良友!”
周伯仁死后,王敦派缪坦抄没周伯仁之家,只收得空篓子几只,里面装着旧棉絮,酒五瓮,米数石,朝臣都叹服周伯仁的清正廉洁。王敦死后,追赠周伯仁为左光禄大夫、仪同三司,号康,以少牢之礼致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