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南陵中学老校长的抗战往事......-南陵县广播电视台

岁月飘逝,人生如书。
有的人生写得波澜壮阔,有的人生写得朴实真诚,有的人生写得粗浅平庸;也有的人生写得五味陈杂,一言难尽。或许只有消瘦的岁月,能让一位度过悲欢的长者,从浑浊的瞳仁里,升腾起又一个起锚的早晨。


王振纲,安徽省南陵县许镇镇茆镇村夹河脑村民组人。他出生于民国元年即1912年,他自幼读私塾,后在南陵三高中,宣城省立四中,南京安徽中学继续学业。1931年,他考入广州中山大学,1935年从中山大学毕业后,同年留学日本,考入东京帝国大学,研究国际公法,指导教授是日本国际法权威横田喜三郎,后经全日本中国留学生选举,任民国法学会东京分会常务理事。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王振纲遂回国参加救亡图存运动,后在“南岳游击训练班”班受训,时值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结识了该班副教育长叶剑英。

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是抗日战争初期国共两党合作举办的培训游击干部的一个机构。它是在抗战最危急关头国共两党联手培养抗日游击干部的一次尝试,也是国共两党合作最具体的行动之一。它的成立对倡导游击战争的重要性和增强国民党部队长期抗战的信心起到了一定作用晋嫣。中共中央当时派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等一批中共教官及部分工作人员参加游干班的筹建和教学工作。
1939年1月24日,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宣布成立,蒋介石兼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主任,汤恩伯任教育长,叶剑英任副教育长。训练班开始拟定的招收对象,是各战区部队营长以上军官和高级司令部的中级参谋人员,要求以军为单位选派战术修养较好而又有作战经验的军官参训,结业后回原部队办班训练基层军事骨干,编组游击队,到敌人的侧面和后方去开展游击战争。
王振纲时任第三科科长兼第九中队政治指导员,经常在叶剑英的带领下,到各地做民运工作,增长了见识和才干。
1939年下半年,时年28岁的王振纲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54军政治部秘书,次年调升主任,54军属中央军陈诚系,其抗战军绩虽与74军,第18军,第5军,新一军,新6军等战功显赫的王牌主力逊色一筹裁决sodu,但中央军的建制和军械装备,亦使54军在抗战中有较好的表现,曾参与淞沪会战、武汉会战、滇缅会战等重大战役。时任军长黄维,黄埔一期生,为黄埔系主战派将领之一,在抗日战争中立下战功童珺。

黄维率部从淞沪战场撤退后,曾对战况之惨烈发出“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慨叹,遂被后来的史学界和传媒人引用为对那场民族解放战争的高度概括。王振纲跟随54军出征沙场,壮志未酬。


王振纲和54军,先在湖北通城,后在广东韶关两次与日军进行激战,54军官兵抗战意志坚决,几乎以人数之众、血肉之躯与敌血拼,王振纲也差点落入敌手,九死一生。当时,像王振纲这样有留日背景的人宣震,日军十分看重,极尽笼落之事,但王振纲对日寇的暴行血性贲张,与其他热血男儿一起,投身到抗战的历史洪流中。
王振纲与黄维相处多时,对他的优点与缺点了然于胸,王振纲认为:黄维能深受蒋介石信任,原因有二,其一是黄维本人有一定的军事造诣,其二是黄维十分清廉,不贪污一分钱,在当时的军界十分罕见。但黄维治军严苛,有时不问青红皂白乱杀人,偏离了“慈不掌兵”的古训,王振纲与黄维就曾为一个连长卖枪养母之事,发生争执。
王振纲老人回忆说:“当时54军50师有一个连长叫张光耀,张光耀他母亲在家里有病,他自己把一个手枪卖了500块钱,交给这个母亲养老,结果这个手枪当时卖给一个士绅,这个士绅又把手枪卖给一个土匪,这与张光耀无关。随后,这个土匪就阴差阳错地抢我们54军,黄维发火了:那还得了,我们军队刚到这个地方,就把我们军需一枪打死,抢了一万多块钱。黄维马上把军部一个特务连500多人全部化妆成老百姓,查这个案子树上春树,结果把这个土匪逮到了,顺藤摸瓜,黄维就把这个张光耀捉起来了,他觉得这个事件李村大集,我是学法律的,他打电话给我,他讲:王主任,这个张光耀怎么处理,军法处的人不很懂法赤魟鱼,你能不能帮忙参加审问一下。我讲那好,我去了,我讲:张光耀他卖枪不是卖给土匪,与他没关系,应该释放。但后来黄维没有采纳,他后来批,张光耀卖枪支匪荒村女儿国,就地枪毙。黄维讲:我批我负责,他讲他负责,我们就顶起来了,我们俩就顶得很不愉快。”
与黄维产生分歧后,王振纲对54军产生去意,对军旅生活产生不满。因时任第9集团军总司令关麟征与陈诚争夺54军的控制权,派系倾轧和政治角力之下,黄维升任昆明城防总司令。
临走前,黄维希望王振纲继续与他共事,并承诺提拔为昆明城防总司令部特别党部上校书记长,但王振纲去意已决,至此,两人天各一方,杳无音讯,直到淮海战役后,王振纲才得知黄维已被捕。


王振纲虽属中央军系统,却与桂系首领、抗日名将、陆军一级上将李宗仁交好张角定理。1938年,李宗仁将军指挥中国军队在台儿庄重创日本侵略军,取得了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为国人所敬重。李宗仁军功显赫,为人忠厚,善于团结人,在国民党党政军系统和地方大员中培植了深厚的人脉。1948年,李宗仁为参选“行宪国大”后副总统,先期嘱咐王振纲回原籍参选有投票权的“国民大会代表”议席,巩固票源,并由李宗仁亲信、桂系名将、时任安徽省府主席的李品仙任命其为南陵初级中学(既现南陵中学)校长羊皮卷之三。后考量选举因素,王振纲兼任南陵县三民主义青年团主任。


三民主义青年团系中国国民党下属的青年组织,简称“三青团”。抗日战争爆发后,在国共合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推动下,各地爱国青年广泛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建立起许多团体。


蒋介石为把全国的青年组织起来,使人人信仰三民主义,并且给已经衰老腐败的国民党增添“复兴力量”玉勒子,1938年 4月,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通过设立三青团。三青团的性质和作用,在不同时期有所变化龙庆峡蹦极。成立之初,正值抗日战争激烈进行之际,抗日救亡运动在全国各地蓬勃兴起。许多知识青年在抗日爱国的激情鼓舞下,参加了三青团。三青团为笼络青年,在抗日救国的名义下,开展了一些活动,如在各地建立青年馆、招待所,安置流亡青年和学生;举办夏令营、运动会和文娱康乐活动;建立战地服务队、宣传队慰问前方将士、伤病员和军人家属,开设青年服务社,举办一些生活福利事业等好莱坞教皇,通过多种活动控制青年运动彭州吧。在抗日战争转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逐渐奉行限共、防共、反共的政策,三青团的许多组织在特务分子控制下,成了国民党反共的工具。1947年9月国民党六届四中全会暨中央党团联席会议决定实行“党团合并统一”,将三青团并入中国国民党。



王振纲回原籍后山师教务处,在南陵初级中学先后当了两年校长。当时,“行宪国大”正紧锣密鼓地展开,王振纲到任之后,通过三青团组织网络,着手准备参加南陵县“国大”代表选举。(作者注:有关王振纲任职南陵初级中学校长情况,感兴趣者可参阅2009年出版的《南陵中学校史》。)
蒋介石为保证孙中山先生的儿子孙科参选“副总统”成功,对李宗仁的政治运作进行了釜底抽薪。


王振纲老人回忆说:“有个青年党是蒋介石的尾巴,他想把南陵县“国大”代表,要青年党戴青云参选,到临时选举的时候,蒋介石下了一个命令,国民党员不准参加选举,南陵县“国大”代表一席由青年党戴庆元
担任,珍妮巴斯于是当时我很气愤,我就骂蒋介石你这是分赃政治,你不是搞选举晨鸿信息。”

因对政治现实深深失望,王振纲随后将参谋总长、陆军一级上将陈诚抛来的橄榄枝弃之一旁。蒋介石的亲信干将陈诚,十分信任王振纲。解放前,陈诚撤退台湾,指派安徽省三青团主任张宗良来到南陵,邀请王振纲到台湾任台湾大学教授,出于对故土的眷恋和对分赃政治的忿恨,王振纲断然拒绝赴台,留在故土。
1949年4月南陵解放,王振纲仍担任校长半年,1951年以反革命罪被捕判刑10年,后释放回原籍务农。1986年4月16日,南陵县人民法院以1986刑监字07号刑事判决书,撤销原来的判决,改判为对王振纲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从1985年起,王振纲受聘于省文史馆馆员,并撰写了多篇回忆性文章。期间,他曾任多所中学日语、英语代课教师,至80岁休息至今。
从天崩地裂到开天辟地,从阴霾重重到乾坤日朗,当金戈铁马渐次成为过眼的云烟,当烽火硝烟最终尘埃落定,定格成为一册册肃穆移的史书时,王振纲老人也跨越了人生的浮尘,这一切,成为他人生中的永远回忆,值得回味良久、良久。

2008年采访视频截图

2009年采访视频截图

2014年1月采访视频截图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2014年5月,王振纲老人故去,享年103岁。一位抗战老兵的人生谢幕,不禁让人们想起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的一句话:“老兵永存刁扬,他们只是悄悄地选择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