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武功的常威出轨女粉丝,会文功的许致远调戏俞飞鸿,中国的中年男人怎么了?-读史

点击上面蓝字免费订阅

| 读史 |ID:dushi818
博闻通识,知古鉴今。有品、有趣、有态度。


作者:沈不言(娱有理主笔)
邹兆龙出轨女粉丝的新闻在热搜上漂了好几天,从上周开始,就有一个微博账号为“邹兆龙出轨记录”的网友,自称是邹兆龙情人,连发几十条微博爆料邹兆龙当初如何灌醉她发生关系、又如何花言巧语哄骗她做地下情人、结果最后又始乱终弃另结新欢……该爆料者提供了大量图片和两人的对话记录,尺度开得很大,所以很快吸引了大量网友围观。


但很多网友的第一个疑问是:邹兆龙是谁?

照片上的这个男人,就是邹兆龙,一个50岁的功夫演员,出演过的影视剧其实不算少,大部分时候都是以反派形象出现,但也许是水平不够,也许是时运不济,到最后,从影快30年依然没多少人记得他的名字。不过,他最著名的角色你肯定很熟,就是在周星驰的电影《九品芝麻官》里饰演的大反派常威。

他在片中饰演的水师提督之子常威,因垂涎戚秦氏(张敏饰)美色将其强奸,并杀了其夫家上下13口后嫁祸给戚秦氏,最后被周星驰饰演的包龙星识破。而其中最著名的“梗”是常威的状师方唐镜帮他辩解时,厚颜无耻道:我们常公子根本不会武功,怎么能杀人呢?

结果包龙星略施小计,识破伪装,说了那个流传甚广的金句:“常威,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现实生活中的邹兆龙便携式药田,反应和他演的那个渣男一个路数。先是他的经纪人说对方诬陷血钻在线观看,利用龙哥来炒作自己。接着,邹兆龙自己发微博辩解说:鸡会生蛋,但也会拉屎;我们只吃鸡蛋,并不吃鸡屎。人也一样,也会“生蛋”,也会拉“鸡屎”,难道拉鸡屎能让自己壮大?我们应该多吃鸡蛋,少理鸡屎!
结果女方被激怒了,连发两条语音,语音中,邹兆龙说自己和太太已经几年没有性生活了,也一直在搞离婚,让对方相信自己。
这回常威怂了,昨天深夜,终于发了一条道歉微博,称对不起太太和孩子们。

呵呵,终于承认自己会“武功”了?

老实说,这条新闻从一出来,我就不想看,连猎奇的心都没有。中年过气明星睡女粉丝房探网,吃相都差不多丑陋立湿宁。还记得象牙山旁的“赵四”吗?还记得“赵四”的师兄宋小宝吗?他们睡女粉丝的策略、路数和目标都差不多,就是骗色又骗钱。
就算不谈道德,一个五十郎当岁的男人,把性关系处理成这样,姿态也是非常猥琐的吧:脱裤子前各种巧言令色、做低伏小,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说、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做;提上裤子后各种百般抵赖、翻脸无情,什么样的丑态都做得出来。——戏份这么足,不过是为了短短一段奸情?牛玉强这伙人孟静娴,在人前都人模狗样的杨肸子,遇到师傅会磕头、遇到女神会跪舔、遇到镜头会谦卑,但遇到一个曾经被他“征服”过的女人,他就可以不像个人了。

还是说,只有会武功的、没文化的中年男人才这么猥琐?
无独有偶,有文化的中年男子许知远最近也遭到了炮轰。
许知远是谁?你可能不知道,你只要知道豹头王传说,他是被很多文化精英奉为当代最有资格咆哮“这个时代怎么了”的知识分子。而大家炮轰他的点是他在自己的访谈节目《十三邀》中自命清高地想要批判所有受邀的嘉宾,尤其是最新一期他和马东的对谈,被马东怼了一句“我没那么自恋”之后,引发了全网群嘲。
很多大V帮他辩解,觉得许知远本来就是为5%的精英服务的,被95%的人看不懂、鄙视没什么,而对于许知远的另一个槽点——在节目中调戏俞飞鸿的事——称之为“小小失态”。
高知男欣赏俞飞鸿很正常,凤凰卫视的窦文涛也是俞飞鸿的铁粉,两人甚至一度传过绯闻。但许知远是站在什么角度欣赏俞飞鸿的呢?他先是鄙视了俞飞鸿演过的一些都市情感剧,然后邀请俞飞鸿看她年轻时拍的那部《喜福会》帮她找回真正的自己惊异世纪。
他挑选的片段,是电影中充满性暗示的一段:“破瓜”,男人在大喊“开瓜”之后切开了习惯,然后用手掏出汁水淋淋的瓜肉放在嘴里大嚼,在影片中用来隐喻俞飞鸿饰演的莺莺的初夜经历。

俞飞鸿在《喜福会》里戏份是不多,但留意许知远看这一段时的神情山贼向前冲,很多人形容他是“暗矬矬喜滋滋偷眼看俞飞鸿的反应”,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请问,这和饭局上那些非要给小姑娘讲荤段子来意淫的猥琐老男人有什么区别?而且,这就是许知远眼中“更真切的”俞飞鸿?


所以,他欣赏她,到底是基于什么?看不起她演一个爱上小男人的大女人,只喜欢她年轻时代的“破瓜”?
光是这一段,已经能看出来许知远对待女性的态度了——把玩飘逸时空。在这一点上,他和会武功的邹兆龙和没文化的宋小宝们没太大区别,不过是套了一层文化的外衣。他们老了,没有、也不屑用情感交换来对待女性。
没文化的邹兆龙们是用有限的名气在“钓”女人杨二珠,而有文化的知识分子们是在用有限的才气在“钓”女人,我们常常能看到这些所谓的“才子”、大V们沾沾自喜自己对于女性的吸引力:


也许你会想不通,一个男人活到了中年,怎么会变得如此油腻和猥琐?还是说,只有年轻时在情爱关系上备受摧残的人,才会在中年时如此热衷于翻盘?
然而,就是这种即使出轨也没啥看头的中年过气男明星和男文人,居然有无数女粉丝前赴后继。如果说加拿大炮王的小g娜还有点目的不纯,但这些中年男明星的炮灰,没一个是为了进娱乐圈,她们纯粹是为了奉献自己的肉身、金钱和情感。那些中年男文人的饭局,也照样有年轻姑娘们把自己当做一道菜送上门去。

——节选自那篇臭名昭著的《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
我不知道这些姑娘们最终是否都得了她们想要交换的东西。毕竟乌兰托亚,会自动跳出来自剖伤口给大家看的失败者,也不多尸王殿怎么走。但我想说,她们并不无辜。
许知远们之所以只是“小小失态”而没有更大的“失格”,并不是他道德高尚,而是因为俞飞鸿温和而坚定地拒绝迎合他的这种“欣赏”,你看,她并没有失去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