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迪·艾伦应该被封杀吗?-环球银幕

金球奖的热闹,奥斯卡前的喧嚣,并不足以驱散笼罩在好莱坞上空的阴云。往年的红毯和颁奖礼都是女明星们争奇斗艳的场所,如今却几乎被清一色的黑色衣裙所占据——这是女权运动“Time's Up”号召的结果。该运动旨在为性侵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目前已有多位好莱坞女星为其捐款助威。
一切始自2017年10月哈维·韦恩斯坦性丑闻的曝光,并逐渐演变成一场轰轰烈烈、席卷全球的浪潮。
在推特话题“我也是”(#MeToo)的引领下,无数曾默默忍受欺凌侮辱的女性(也包括男性)得以发声控诉,许多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现出原形,其中不乏一些我们很熟悉的名字——不仅仅是娱乐界,也不仅仅在欧美,近日国内某学者不就在学生的揭发之下瑟兰迪斯,被校方除名了么?
我为受害者所承受的一切感到痛心,也为“性骚扰”这一社会痼疾终于被揭开盖子而庆幸。无疑,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好兄弟干一杯,还有太多问题需要反思,太多权益需要争取。
但也正因为一切只是刚开始萝斯·莱斯利,这场运动逐渐混进了一些不和谐音。也许大业兴oa,是时候理清下思路了。
什么是对的?
“我也是”(#MeToo)是对的,“Time's Up”是对的,受害者借网络发声是对的,像哈维·韦恩斯坦、凯文·斯派西之类罪行累累的惯犯书虫听吧,在公众谴责之下身败名裂,并可能面临法律制裁——这都是咎由自取。
什么不一定是对的?
“罪行”是否存在程度问题?“一刀切”是否合理?眼下官神笔趣阁,大多数涉及性丑闻的影人,不管情节轻重,都面临职业生涯终结的危险。出演的角色被替换、导演的影片被下线,甚至数年前参与的作品亦不得幸免。艺人失德,他的一切印记也要随之抹掉,这是自由社会应有的风气吗自毁容貌症?卡拉瓦乔曾犯下杀人罪,他的画可没被焚毁。
什么属于个人自由?
发表言论本是个人自由。但在社交网络时代,群体的意志裹挟一切,“少数派”的声音变得愈发微弱。拿性丑闻事件来说,试图换个角度去思考的人施丹兰官网,往往要冒被网络口水淹没的风险——尤其是名人。
马特·达蒙提到“应区别对待性侵者”,被口诛笔伐;女权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反对“绕开法律程序”,被骂作“坏女权主义者”;老牌影星卡特琳娜·德诺芙联署公开信提醒世人不要矫枉过正,就成了活靶子莒南天马岛,被炮轰“厌女症”、“强奸犯拥护者”,“无法理解现今的女权主义”。作为一个曾与西蒙·波伏娃并肩战斗的女权主义先驱,遭到如此际遇实在可悲可笑中山航服。
最近科林·费斯、格蕾塔·葛韦格、蒂莫西·柴勒梅德等人,纷纷以捐出片酬的方式,来与深陷“娈童”疑云的伍迪·艾伦划清界限。他们有权这么做,也有权发表个人看法。但是,姚启凤如果你的电影有望角逐奥斯卡,如果你不想搞砸刚建立起来的名利场朋友圈,如果你不想得罪愤怒的人群单数绝配,你还有什么选择?甚至想不作声都不行——网民正挨个儿喊人出来站队老师真伟大,表态不积极,你就有问题。可被迫表态不是自由蝴蝶公墓电影鹅蛋的吃法,不容置疑不是自由。
什么是危险的蝎子拳王?
我无意去判断伍迪·艾伦究竟是,或不是个娈童犯,因为根本没有足以下判断的事实依据——多年前美国司法部门曾在调查后决定不予起诉。问题的关键是,从什么时候起鲅鱼圈新闻网,法律尚无法裁决的,网络民意却可以?从什么时候起,程序的正义可以被忽略,只需指控就能定罪?这种倾向无疑非常危险。
比如喜剧演员阿齐兹·安萨里刚刚捧得金球奖,一篇控诉他的长文便同时出炉。全文洋洋洒洒三千字,是春宫笔法更是春秋笔法,通读下来却令人疑惑:如果他点了红酒而她喜欢白的(可是她根本没说出口)就是男权主义;如果约炮始自她情他愿,而他没弄懂她的中途变卦(因为她根本没说出口)就是“不当性行为”——那么乌金血剑,这个倒霉的男人究竟做错了什么?《纽约时报》对此的评论非常犀利,认为安萨里错就错在“不懂读心术”田中精机。
但无论控诉者的动机如何,一个演员已经被污名化了,他刚有所成的事业已经蒙上阴影。而更受损的其实是“我也是”运动本身,当琐碎甚至无意义的讨论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奥德金,当泼脏水和猎女巫的味道越来越浓屠嗷嗷,事情是否会偏离大家的初衷呢番禺海鸥岛?
毕竟,历史中并不缺乏这种皂白难分、人人自危的极端时期。作为中国人,我们尤其懂得其中痛楚。


微信号
world-screen

及时发布热点影事
有态度的原创影评
贴心的观影指南
与微信用户实时有奖互动
2018年第2期《环球银幕》
快速购买见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