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客厅·人物专访|爱说相声的书生-银河悦读
点击上方“银河悦读”关注公众号
开启新的阅读时代
银河悦读会客厅

2018-4
主持人及受访嘉宾:
【受访嘉宾】
穿越中的书生,身高体重年龄职业不详。人生格言:说相声我在行艾特家族,简介不在行,没啥可介绍的,都在作品里。
采访者志琦有话说
和书生套个近乎先。据我所知,书生籍贯四川南充,现居重庆,板儿老家重庆大足,现居泸州,书生是四川人在重庆,板儿是重庆人在四川。切,偶绕远啦!川渝本就一家亲。好,言归正传,专访开始。
【专访开始】

志琦
越剧《红楼梦》里宝哥哥有一句经典唱词“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板儿觉得这句话用在书生身上巴适得很。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浩瀚银河突然冒出来一个神奇的书生。相信银河悦读众文友和板儿一样好奇,书生是何方神圣?从哪里穿越而来?
书生
板儿,没想到,你还有“狄公”之能呢,书生的底细,打探得如此清晰,令偶如此透明,直如光腚,令我好生尴尬,呵呵。首先,偶得来点真情提示。偶非神非圣,偶是无神论者,但,我同时又信天道轮回。三维之外,有四维或五维,老子所称的道,就是站在四维之上,看尽世情的,所以,道非道非常道,一如神非神非常神涛声依旧简谱。
有一句俗透的话,太上忘情。这话,我有切肤的梦中经历。一日,甚深睡,梦见,偶正对女儿国女菩萨,大唱“蝶双飞”,忽,一飞来之耳光,退了偶的神灵。细细打量,不是女儿国的俏姐姐炸鱼不粘锅,而是那个“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和尚哥。唐哥哥很喜剧,九世转生,还是抵不住一个媚眼,晕他哥哥一下午哟,要解决这个两难的问题,只一个办法:欲练神功,挥刀自宫。唐哥哥,下一句,却是,挥刀自宫,未必成功。所以,从哪里穿越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宁负如来不负卿”,一个雌女子都装不下,如何,装得下大千世界?


志琦
前不久银河悦读举办了《我的开始在这里·邂逅网络文学最美时光》20年征文,书生别出心裁以一篇《秋香,为什么我不是唐伯虎》作为加入“银河”战团之“投名状”。并对银河悦读深情表白:我知道,那里有"秋香",有我未了的情,虽然,我并不是"唐伯虎"!板儿特别想八卦,这个“秋香”何指?银河能够吸引书生的缘由又是啥?
书生
这个,这个,已经很不八卦,有点刨“祖坟”的味道了。其实,历史上的唐才子,根本没“秋香”过,当然,流传的佳话,三笑之类,更是文人的意淫而已,这事,宝二爷做得最地道,且问他去,呵呵。
“秋香”只是一个意象,香草美人,是历来都有的文学传统,一如“春江水暖鸭先知”一样,为何不是鹅先知?我也只好老实回答:且问鹅去。“秋香”,可以这么说吧,甚至连意象都不是,不过是一抹我还末死的印象,淡淡的,无法腿去。
银河论坛,群贤毕至,星光灿烂,是天宝物华的文学地。不过,最初引我入银河的,是月楼大师。物以类聚,我喜欢这地,正如,我喜欢和你说相声一样,哪里有什么大道理?爱,简单一点,纯粹一点,板儿,你说是不是这理?



志琦
书生的《银河人物群英谱》系列犹如吸晴大法,在银河圈粉无数。板儿透露一个秘密,第一个人物写的是御膳房厨子穆凌风。穆公子听闻后台书生有文为他立传,这小子激动得差点把御膳房房顶都掀了,各种央求厨子们先去把“穆凌风”放出来。书生现在也是厨子一枚,当然晓得厨子们都是“厚道银”,看见穆公子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众厨子肯定得袖手作壁上观了,最终结果是穆公子腆着脸皮自己编辑自己。自从穆凌风传搅火银河,目前人物系列已有了九篇,月楼老大,豆豆,邵老,剑叶等纷纷登台亮相。看书生晒2018目标,准备写十二个人物(金陵十二钗吗?),剧透一下,还有哪些银河人物值得期待?书生写人物系列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书生
现在银河人物群英谱系列,基本上快收工了,新一代的钮欣兄,听雨楼楼主梁争等英雄,也粉墨上场了。也许,我还想写二个人物,一个是一海明月兄,一个是东方安澜兄,二位兄台的文字,偶都极喜欢,至于人物的背景,我想一个安排在明末魏党之际(偶也是明月粉呢,呵呵),一个,安排在金大侠的世界里,是另一个“东方不败”,全新的,非变性的纯爷们。板儿,你看,我坐得多规矩,正在假模假样构思呢。
灵感,没听说过啊,偶小学没毕业呢。呵呵,灵感,又不是怀儿,非要等十个月吗?我手写我诗,我诗发我情,有空即写凡人歌吉他谱,不好,打倒重来,没那么神秘,就四个字,多写多改。


志琦
书生的许多文章都是借古人说今事,比如《崔杼有看头》、《叔孙通有新说》等等,文字麻辣刺激鲜美,(呵呵!厨子潜质)书生对历史对古文特别感兴趣吗?历史对书生的成长和生活有何影响?
书生
阿之老师说得好,阳光之下,古代史即是现代史。人性,从来不分古人今人,明月皆相似,情怀岂不同?所以对于历史,偶从不按古人之法,理解,能得一见,即可,何必非要全面而系统呢?二十四史,吾独爱史记,精读一史,旁涉其它,面面俱到,不如攻其一点,有舍有得。治大国烹小鲜,举重如轻,是高手之为。板儿,想过没有,治小国,当如何呢?呵呵,偶难改厨子本色哈,此题,且留给你作为话外思考题。
前人说,文史哲,须三通。偶个人理解,文通,文章有美感。史通,文章有质感。哲通,文章有深度。文史偶喜欢,哲学,真不懂。能打通任督二脉,已是百年奇才了,呵呵,通则不痛,偶很痛。



志琦
书生的《成语也可以这样读》貌似在银河只发了一篇,目前还在继续写吗?
书生
板儿,可能你没有注意,《成语也可以这么读》之二,已经发了,好像反响还不错,金豆豆老师,给偶写的按,表扬了偶,还给偶小红花,美滋滋的。目前,正在写之三,最近,脑壳有点短路,写得很慢,东方安澜兄说偶是快手,呵呵,其实,也对也不对,比如说切豆腐和切钢铁,没找好切入点,有时,真的是事倍功半呢,很烦人的。


志琦
我看书生的2018目标里还有一条是:继续读《史记》,争取将《史记是拿来评说的》写至列传。《史记》是书生的枕边书吗?书生还喜欢看哪些作家的书?哪些作家是你特别喜欢的,且对书生有影响的?
书生
有名士说:痛读《离骚》,是为真名士。偶不是名士,虽然也读屈子。我只是草根一枚,甚至还是工科男,真误打误撞,入了文学深处。史书而言,二司马之作,是高峰。曲新同先生,还指点过我读《资治通鉴》,方法很有效,谢谢了。另,我喜天马行空,可能跟《聊斋》有关,人鬼不分,鬼更可爱,殊途同归嘛,其实,说的都是人事。另,《容斋随笔》,偶也常翻,因为,我从那本旧书中,真翻出来了玉照,我初恋的女友。嘘,板儿,保密哈,我对她如初恋,她对我似而不见,哈哈。至于蓝眼睛老外的,咱也近观过,托翁的《复活》,川端的《雪国》,一个宏大,一个细腻,年轻时,很迷,很沈醉。好了,不背名人了,我得老实承认,我还是金迷,古迷淘大客,闲书读过几本,不过,没透,正在学习中,我,真没骄傲。

志琦
书生的《突然想及》咋个只有五章就断档了?不管是农家蔬菜还是麻婆豆腐或清煮傻白鲢,哪能让食客们正吃得过瘾时突然就空盘了呢?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板儿帮文友更帮责编公子兴师问罪,下盘菜好久端上来?
书生
板儿,原来那个《突然想及》,说穿了,就是我的读书笔记,想到什么,就记下来,然后,形成文字,那种山中无甲子,唯有静读书的时日,恐怕真难找了。最近,诸事繁杂,心绪难定,已三月没真正读过一本书了,自已都觉得面目可憎呢,所以,就不擦脂抹粉,出来吓人了,呵呵。这样好不好,我自罚三杯,至于《突然想及》的更新,喝完了再说哈,为什么有点醉了呢?

志琦
写作是从啥时开始的?阅读和写作在你生活中占多大比重?
书生
写作,我不过是在码字而已,我不想说得那么高大上,因为,偶觉得偶上不了那档次。生活中,偶阅读的时间,很多时侯,都是在网上,因为,我只要手一拿书,那书,居然有另一种功效,久不见周公,想他老人家呢。我不是那种“无烟可,无酒可,唯无书不可”的超级书迷,不过,书中有乐土,“躲在小楼成一统,哪管春夏与秋冬”,那滋味,舒服。蜀山传奇70技能搭配虽然,我很烦“世界读书日”那样的提法,人类,还没有沦到如此地步,读书,还需要倡导吧,我那么天真地认为。

志琦
书生在银河素有“鬼才”之称,板儿特别想晓得,你那些古怪精灵的文才源泉从哪里冒出来的?书生的写作风格是如何形成了伴奏酷?
书生
板儿,这个,偶真不知道,我还有这个才啊,呵呵,不亦奇哉。正如写金评的金圣叹,行刑前,居然说的是“莲子心中苦,梨儿腹内酸。”个中酸苦,并非对刀就义,所以,真没什么好说的。实在要说,可能是川人的天性吧,有那么一点小幽默而已。不过,小幽默有时害死人,抵制日货时,路上跑的,全是日本发动机,令人的确很幽,然后一默。基于此,我在想,平淡的一招,就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这,才是我以后努力的方向呢。剑走偏锋,怪招频出,那,只能是一时。
风格,这个,偶必须有一说一,真达不到。银河论坛中,有风格的,很多,皆是大家,偶真是小学生,正在读《三字经》,学前发蒙呢。虽然偶成功地打入了“御厨房”,华丽转身,成了银河论坛的编辑,不过,偶知道偶有几斤几两,所以,偶曾经编过的文,评的诗,有理解不当处,借板儿这个码头,说一声,嗨,老师们,海涵,海涵。


志琦
再问个私人一点的问题,书生平日都有些啥兴趣爱好?
书生
板儿李芊墨微博,偶基本没什么爱好,真的,是一个无趣的人。成都人原来有一句名言:喝过狗杞酒,打点小麻将,吃点麻辣烫,看点Y录相。前三项,这个爱好,还是有的,呵呵,至于第四项,板儿,你自已去猜哈。年轻时,还喜欢跳个“蹦差差”(交谊舞),如今,大众舞厅早改成私人会所,变味了。所以,现在,有空,看看银河高人们的文字,是我有闲时的一乐。


志琦
京剧有一段著名的折子戏叫《拷红》,书生今天当盘红娘,还有啥板儿木有问到的,书生速速从实招来?
书生
板儿,最近脑壳短路,所以,我感觉这不是《拷红》,简直是严刑逼供。等到哪一天我脑壳开窍了,有可能翻供哟。
浪费了大家很多的时间,我很兴奋,也很刺激。到这里,就到这里吧,我肯定不说“沙拉娜拉”,因为,我不是徐志摩。

志琦
书生,忙着去约会嗦,莫慌到走,后面还有鸡汤。据场外看瓜群众的线报,有轻功排行前十的穆公子凌风,问了一个相当给力的问题:书生,你的网络文学情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都混迹过哪些网站?这个问题,你必须回答,因为,穆公子是这次访谈的战略合作者,红包提供人。
书生
植入广告,就是强大,想我堂堂五尺男儿,对此也要向南倾,唉,现金的魔力,真是屡试不爽的关怀。说点视金钱如粪土的高腔,主席台上那伙人,就是这么拿腔拿调的,先开个涮,好说其它。
我上网是比较早的,我的QQ号是六位数,就是明证,网络“老司机”嘛,你得有令人信服的“硬件”,否则,哪个相信?上网早,不一定玩文学就早。“文匪”比“土匪”的落草条件,要苛刻得多。想当年,林冲这个有文艺气质的好汉,就比赤发鬼刘唐落草难,还要逼上梁山,原因就是如此。正如曲先生评《秋香,为什么我不是唐伯虎?》一文的按语所言,那是一个乌烟瘴气的时代,也是一个英雄倍出的时代。谁也没想到,腾讯可以做成一个帝国,马云可以圈美元,即使是精明超人的李嘉诚,也没穿越看到未来。江山代有才人出嘛,谁都不是通天教主,都有草根性和萝卜味。我的第一篇所谓的文字,发于一个服务器据说在海外的BBS,与此同时,也混迹过天涯,猫扑,西祠胡同之类的名站。很多人靠网站的推波,以及粉丝的造势,捞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以及所谓的文学大V的声名。正如狄更斯所言,这是一个好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坏的时代。纸媒的渐逝,与新媒体的兴起,新旧更替,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闹热。我举双手双脚,喜欢这种闹热全南政府网。那种千人同色,万人同声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永远地。“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要感谢网络,给了俗生如我者,看世界的眼睛。穆公子如风,访谈的东家,如此回答,公子满意否?对了,别扣板儿的出场费哟,呵呵,她和我有约定,五五分账哈帝锦结局。


志琦
谢谢书生,这一期的访谈,孔垂燊准点收工了。书生不学徐志摩,偶偏要说:沙扬娜拉了,诸位看客们,收茶水钱了,晕,别跑啊,留下渣渣钱。


留言板
文友:穆凌风
每一个拥有六位数QQ号的人都堪称隐形富豪,悄悄问一句,卖不?
文友:梁争
偶本来银河小星一枚,自被书生打扮了一番,梁争华丽转身为听雨楼楼主,私下里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书生鬼才,文字在笑谈中自有风味,银河里上的每道菜都得备足酒细酌,佩服,佩服。
文友:独上月楼
“爱说相声的书生?”把这个名号给书生,我咋觉得有点委屈他了?
说实话,我看到了书生的真容,你猜怎么着,吓了我一大跳——与我的想象完全不搭界:第一,原以为他是个玉面小生,结果却是个活脱脱的东北小伙模样,虎头虎脑;第二,原以为他一定双眸粲粲如星,灵气逼人,结果却是憨态可掬......只好另给一句评价:大智若愚。
穿越中的书生,6位数的QQ号,怎么说也都是网络江湖大咖级别了,如今,不但“屈尊”银河,还自愿为各位银河文友“树碑立传”,真真让月楼喜出望外。
小伙子,好后生,行,有两下子!
听板儿与书生聊文学,有点像听书,更有点像对暗语,妙趣横生,亦不乏高深之处。
最是喜欢书生最后那席正经话——那种千人同色万人同声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永远地。“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要感谢网络,给了俗生如我者,看世界的眼睛。漂亮!
网络文学究竟给了我们什么,很多,很多,但她最大的贡献飞赞网,的确是给我们打开了一扇重新认识世界的窗,开阔眼界,是一定的!
网络文学对我而言,最大的恩典是圆梦;其次,就是撞上许多好作者、好作品,饱满了人生。譬如,像书生这样的不拘一格的“穿越式”作者,还有他的《成语也可以这么读》和《突然想及》真的很有料,有他的独立思考,挺深刻。
看到书生还在读《史记》,太厉害!月楼不得不启用钦佩这样的敬辞了。
总之,在银河悦读邂逅书生,对月楼而言,端的是天下掉下了一个宝,甚喜,甚喜!
去年想去四川见板儿和书生,不料,“一跤跌进青云里”,只好无功而返;今年不提前说了,时机到了,拔腿就出发。
书生、板儿,好生在巴蜀等老大,不见不散。
祝贺本次访谈成功,点个赞,还想打赏,一时找不到地界,呵呵!
文友:小泥儿
真过瘾,板儿网络巾帼奇才,书生穿越历史鬼才!这段采访真是诱人,饭都忘吃了,想喷饭都没有。总之比相声过瘾,比听书有趣!祝贺二位双双夺冠!我是书生的粉条,就是老了点,你说鬼可爱,我就放心了!板儿和书生,年轻真好,喜欢你们,敬佩你们!银河有你们星空才亮堂!
文友:剑叶
小板心太软,关键问题还是木有问出来,比如他芳龄几何、知己几个、写过几封情书。这要换做在酒桌上,我不支持小板灌他三杯就不叫剑侠女。哈哈哈、书生你等着,小板不问出来我就找她要红包。
文友:王希萍
昨晚放出专访后,便在俺妹志琦“不得熬夜”的一声喝令下,乖乖地卧倒了。今天又不着调地乱忙一天,此时忽然想起,慌忙与友人中断语音,速来欣赏。这一看不要紧,估计想不熬夜也难——笑兴奋了!两个年轻人活脱脱一对捧哏逗哏!岂止书生爱说相声,俺妹也受传染了。两人就在这说笑调侃中把个书生写活了——小书生乃大才子,厉害了饼干龟!
记得第一次见他给银河文友“画脸谱”的文章,很是惊奇,“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是”。领教了书生的编剧能力。这里又看到了书生的“相声”更加深了印象。看到他对文网的认真,执着。
祝贺专访成功!——首页那个动态的“书生”形象很有特点,超好!谢谢志琦!
文友:志琦
回一楼,书生要卖,你买得起吗?切,还不快搬砖去。
剑叶,书生差偶一顿火锅,书生请客你作陪,好嘛,酒桌上偶把话筒给你,你来继续演拷红,不把书生的秘密逼问出来,你发红包给小板。
文友:穿越中的书生
这李昕瑶,是板儿的功劳,偶,只是打了打边鼓而已。感谢穆公子,呵呵,QQ号,有太多的情节,无处理之想呢。感谢梁争老师,因为,偶只是绿叶。感谢月楼大师,虽然“文匪”比“土匪”落草难,但你,却给我开了专用车道,正如千金买马这个典故,吾一介俗生,大师尚能青眼有加,更何况鸿儒与高士呢?感谢泥儿前辈,“笑中也是泪,乐中也有哀”,生活,给了你当猪倌的经历,也给了你闪光的勇气,更何况,猪们,也是元帅辈的级别,前辈,你是什么级别呢,呵呵,我只看到了爆棚的自信,与人生的乐极。感谢希萍老师,虽然在月楼大师的银河群英谱中,你只露了一小脸,但,我知,神龙见首不见尾,银河之功,老师自有其份量也,这,不仅是月楼大师的心语,更是后生如我者,心中之实语。
文友:哭之笑之
真是别开生面的访谈,我们家板儿和书生智慧的话语频闪,不仅仅是幽默搞笑。同意老大所言,书生不是爱说相声这么简单。他有极强的洞察力思辨能力和表达能力,却用插科打诨来装饰。这世间文采好的写者万万千,但文采应该是第二位的东西,文章传递的思想才是瑰宝。书生是银河一宝,真的不光是他能调侃,而在于他的清醒。
另外必须严重表扬一下板儿,这么有趣又别致的访谈,也就只有她才能设计并驾驭,她与书生一唱一和,珠联璧合,相得益彰。祝贺本次访谈成功!真心喜欢你们,能与你们为伍是我的荣幸。

文友:梦秋
好一个智慧访谈,只是每一期访谈都是真人照片,这一期只有动画,不过瘾,哈哈。
文友:志琦
回我家之之总厨,你这样严重表扬我好吗?偶真的不想骄傲呀呀呀......
文友:天路过客
书生味道,味道访谈。妙笔趣说,养眼舒心臭鼬猿。
文友:紫气东来
神圣、优秀的检察官一一银河的美才女做出如此幽默、高雅且文采飞扬的专访,令人刮目相看,本来闪光的形象又添加新的光环,为川妹子志琦点赞!书生智慧、文才十足,后生可畏,粉丝猛增,为巴蜀才子、银河鬼才书生点赞!会客厅此次专访珠联壁合,成功之笔!敬两颗银河之星一杯庐州老窖酒,芳香飘巴蜀大地,荡银河悦读之网。


空白
浩瀚银河,欢悦汇聚,
每个人都是一颗璀璨的星。
写作、阅读、乐活、创造、交友、寻梦
……共同谱写你我的光芒。”
输入
银河悦读中文网
文学|艺术|生活|分享
散文|小说|诗歌|游记|评论|剧本
摄影|绘画|书法|非遗
交友|旅游|烹饪|亲子|健身|养身
欢迎加入我们,找到知音
网址:www.yinheyuedu.com
空·


最好的赞赏
是您的悦读时间
欢迎投稿
1、欢迎投稿,文体不限。
2、来稿请附个人生活照+百字以内作者简介。
3、请投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4、投稿地址:http://www.yinheyuedu.com/
5、关于赞赏:读者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朗诵者的稿酬,40%用于平台运行维护费用。赞赏金额低于10元的不予结算。同题诗、歌词的赞赏金不发放,留作平台运转。所有赏金按年结算,2018年2月9日开始执行。
总编:独上月楼
副总编:柴英
执行编辑:哭之笑之、青梅煮酒、梦秋、天海蓝蓝、石佛、安瑞平、星点、夏日清荷
图文编辑 | 康蕾蕾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我们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