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文”起“舞”的日子-深巷客孙佳云
那晚,窝在沙发里,和柱子一起追剧《麻雀》。
柱子打趣说:
“最近你堕落了。你这样的人怎么可以看电视剧呢?”
我也嬉笑:
“是啊,我应该写公众号、读书才对啊山西铝厂贴吧,我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追剧呢?”
转而,柱子正色道:
“张维霞,你不觉得,这,才是生活?嗯?”
我不答话,脑海里闪过我在电脑前,一坐几小时的身影。
我愿意写,不代表我必须天天写,更不需要我天天写。公众号,是我记录自我、取悦自我的生活方式而已。和柱子看电视取悦自己是一样的,想关上,就关上。
想放下,就放下。
于是,我选择继续堕落。嘻嘻。
一晃,一晃,时间啊,龙套王就过去那么久了。
暑假来了,我又有时间咔哒咔哒敲字了。
感谢不离不弃,静静等待更文的最亲爱的你们!
来啦来啦!
(1)跑吧

睡得不太好,早醒了,索性起来,跑步去!
刚出门,我就庆幸自己的选择了——
大太阳已经铺遍了整个世界,暖润的光柔和顺滑陈依桐,洒了我一身。路边的那片葵花早睡醒了,朵朵艳黄的小小花盘儿仰脸向着太阳,左扭扭右晃晃地做着运动,看上去萌哒哒的。那些大树呢,一幅把深沉进行到底的样子,安安稳稳地立在晨光里,像是一丝不苟穿了正装的男子。
我并不着急前进。
这新铺的柏油路,还有好闻的沥青味儿呢!踏上去,极有弹性。一大步,一大步花心梦里人,弹起来,落下,弹起来,落下。我这样边玩儿,边预热。
起跑!
“咚咔咔”的音乐相伴,我绕着翠园湖跑起来了。一步一步,弹力十足,肩背挺拔,蚌埠机电技师学院神气昂扬。
影子被拉得细长,细长,发型在桥头石上引出的影子像蘑菇一样。瞧,我整个人像是几何图形拼出来的玩偶一般。于是,停下步子,拍照记录,然后继续向前奔跑,奔跑。

前面慢慢走着的,是那个只有一只眼的大爷。几年了,他一直绕着翠园湖一圈一圈,蹒跚而行。
活着,都要不停地行走,不是吗?只有这样,生命才不会如停滞的水一般毫无活气。
动,真好。
我喜欢活成这样,如一只快乐的小皮球,蹦蹦跳跳地,没烦没忧地,在太阳里,或阴天里,行走,行走。
(2)游吧
他双手合十,低头,前倾,“嗖”地入水,往前冲出很远。一会儿,他曲起双腿腰部略弯,蹬了一下水,呼地又游出很远。所过之处,大大小小的白色气泡腾起,到水面才。碎,而水面只有微小的波动。
很美,很惊艳。
那么矫我是大球星健,又那么轻灵,让我心生羡慕。
看着看着,他又换了游法:
头部斜枕在水面上,双手交替划水,略弯手臂,左起右落,就像两支船桨,激起大大的水花。两脚也随着手臂右起左落,扑腾扑腾。手脚处四大片白色气泡随着他的游动而生起升腾,他就像穿行在祥云里一般。他一人所过之处,就像过去了一支部队一样,水浪翻卷,壮观。
很美,很惊艳。
我被这个教练的游法打动了。多么好新江山美人啊!像鱼儿一样从容自在地轻松来回!
就如当初我立志学曳步舞那种感觉一样西渡口,必须学会!
憋住一口气,猛地扎下水去,两手胡乱忙活,两脚努力蹬水。虽然不得要领,但我喜欢挑战新接触的事情。
我不停地,练着练着,看着吐气时一串串大大小小的泡泡冒上来,冒上来,特别好玩,一点也不觉得累。
我努力按照规范的动作要领去做,却总不那么协调路冰纯。运动,尤其需要反复训练。这点,我学曳步舞时就知晓了。
只有训练,别无选择。
因为,我也想做一只鱼儿,在泳道里逍遥。
(3)跳吧

大广场,曳步舞区。
音乐响起,鼓点昂扬,节奏令人振奋,激情开始燃烧。
前排的老师们整齐起步,咵咵咵地跳起来了!
他们步子踏实,步数清晰可数,蓬勃之气尽在脚下生出。他们的脚点、踏、蹬、踹、踢、压,身体或向前向后刀头舔蜜,或旋转腾起,动作帅气而富有特别的美感,沉着而又不失轻快陆文宇。
我们后几排的舞友,两眼紧盯着老师们的脚,凝神于舞,专心动作,起落踢点,把浑身的热情尽情往外挥洒。尽管不太熟练,但也舞得有板有眼,活力四射。
外围的观众,看得惊讶,看得过瘾,看得痴迷。
有的孩爸孩妈看得两眼直愣连小孩子走进场子都没发觉。还有那晚,一个提兜的老太太,看到这火爆的舞,不禁放下兜子,跟着走起来。
咱们这曳步舞的感染力,超强大!
当你起舞,忘了一切。
意识专注于音乐的鼓点上,眼睛凝聚于前排老师们的大脚小脚上,每一个细胞都在跃动悦动,身体轻盈得像个孩童。
如饮了酒,醉在舞中,不思归。
跳吧。
趁你还能起舞。

小文字,有味道。